--琦纸--

去tm的营业期(godbas/rsp/短)

     ooc有 rsp 私设有 大概是甜的              
              
                                     ---
空气中已经弥漫着雨季到来前的燥热和悸动,车轮碾压过路边的石子,不安的震荡了一下。

                                     ——
“谢谢P 今天来我的生日会,还送我回家,快回家休息吧。”bas对车内的人礼貌道谢。

“嗷,这有什么好谢的啊,倒是你,生日要开心一点啊。快进屋吧,哥走了。”kimmon笑着跟bas道别。
车灯在巷尾拐了弯,失去了张扬的亮度,直到彻底没有了光芒。
bas深深吸了一口气,拿出钥匙。

“啪嗒”戴着饰品的手与墙壁上灯的开关碰撞,暖黄的光蔓延了整个房间。bas把粉丝送的礼物放到一旁,一个头上缝着god的照片的青蛙🐸玩偶掉在脚边。bas捡起来,看着青蛙脸上god滑稽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摇摇头,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想发ig嘲笑一下表情管理困难的哥哥,刚刚打开ig页面突然想起P oh两个月前认真的看着他说的
“营业期结束了bas 减少和god的交集吧,他们公司已经打算降低CP热度了。”


原来没有那么多故事情节,一切只是直白而单纯的现实啊。
所以赞再也没有了,line也只读不回,两个月没有共同的通告。
按下锁屏键,小孩闭上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走进了浴室,打算泡个热水澡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大概是水温太过温热,大概是灯光温馨得有些得意忘形,大概是生日想要特殊待遇,大概是深夜总有抑制不住的小情绪。bas靠在浴缸边缘,眼泪居然抑制不住的跑了出来,溜进发丝,找不到踪迹,只留下氤氲着的双眼和若有若无的泪痕。
“N bas,哥明天有拍摄,来不了你的生日会辣,生日快乐啊。”
“好的哥”
和god的聊天停留在公式化的回答中,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两人的话越发简短正式,言语中的关切越来越少,再也没有抑制不住思念而拨通的电话,似真似假的玩笑话再也无法轻易说出口。

bas分不清对god的感情,轻易的生他的气,又轻易的原谅,调皮淘气只想引起哥哥的注意,私心的在活动上一次又一次的提起他开他的玩笑,希望哥哥能看到,教训也好无奈也好希望能有所回应。

“我们的感情,不是营业期吧。”bas喃喃的问道。他以为哥哥的宠爱是他可以肆无忌惮骄傲的资本,没想到所有甜蜜的回忆一点一点打上了营业的标签失去了应有的价码。他的乌托邦一点一点倒塌,哥哥讲话时的弯腰,眯着眼快溢出的温柔,哭泣时擦眼泪笨拙的大手,在他身边睡着张开的嘴,一点一点变得模糊,bas平拼命想要抓住零碎的边边角角,即使是演戏也好,也想要记住,哪怕一个拥抱一个微笑一声问候,想要把点点滴滴锁在记忆的柜子里再也不要打开。

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拨通了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听着熟悉的彩铃,在心底默数着接电话的倒计时秒数。8  7  6  如梦初醒的bas打算在挂断,那头却在预计时间之前接通了。
“bas?”
“……”
“嗷,怎么不讲话,在怪哥哥吗?”
“没有……就……问问哥在干嘛。”
“在拍摄广告,bas ,哥要去工作了,你早点睡。”

…………

“嘟嘟嘟”       “P我想你了”

挂断后冰冷的嘟声和蕴满委屈的思念同时响起。

终究,一切真相是假。

就像跟粉丝讲的一样。

“我们说好的,P God不会来的。”

“我们说好的,只是兄弟”

“都是说好的,藏不住喜爱的眼神是假,脆弱时下意识寻找的怀抱是假,紧扣着的十指是假,青涩又冲动的吻也是假。”

走出浴室,bas把自己裹进凉被中,在30°的燥热的夜里。

夜深了,生日已经结束了,又大了一岁呐。

该晚安了啊,19岁的bas。
——————————————————————————

…………

…………

伴随着微弱的震动床头的手机屏幕发出淡淡的荧光,锁屏弹出一条新信息提醒:

“bas,哥想你了,19岁的第一天,留给哥吧。”
                                                  
                                                           from.   P god

拍摄现场的大个以诡异的姿势蜷缩着昏睡过去,手中紧紧的攥着手机。
如果打开锁屏,可以看到一个灰色头发的HP洋娃娃被五个哥哥亲额头。

即使经纪人三令五申保持距离也忍不住靠近,搜tag老是被抓也绝不悔改。

“我们说好的,要一直在一起。”

“我们说好的,要忠于自己的心啊”

还没有准备好,但还是想把未来交给你。

去他妈的营业期,粉丝是上帝,营业无限期。

我爱19岁的bas多过18岁的bas,又爱19岁第二天的bas多过19岁第一天的bas。

晚安啊。nrak